欧美av明星_好看的av番号_欧美av番号福利_av天堂撸色影音先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yxcy.org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屎尿妈妈

时间:2018-01-14 我站在妈妈娼兰的公司楼下,拿着一束花等妈妈下班。妈妈喜欢百合,我那束花里面有很瞩目的纯白百合花,我站在那里,西装毕挺地等着妈妈。那些来来往往的年青人都投以慕的眼光,到底这束漂亮的花是要送给谁的呢?
电梯门一开,妈妈和的同事走出来。「哇!好漂亮的花!」发出惊异讚歎之声的不是娼兰,而是妈妈身边一个女同事。娼兰只是微微笑,来到我身边,拉着我的手,然后和妈妈的同事说再见,匆匆把我拉出来。
「好儿子,你呀,别这么夸张行不行?我公司里面还有很多人过了三十没结婚的。她们会意为我45岁还交上一个20岁小子做男朋友呢!」娼兰责备我,但我可以看出妈妈心里是很甜很甜,从妈妈不经意露出甜蜜的笑容已经可以看出来。
「虽然是我的生日,但其实我们随便庆祝一下就行了,不要那么隆重吧。」妈妈挽着我的手,爱不释手地摸着那束花。
哎,女人真是口不对心!妈妈口头虽然叫我别隆重,但妈妈自已却穿得很漂亮,最流行名牌(叫Gucci吧)红色格子衬衫和深棕色束腰长裙,妈妈的腰细小,上围下围挺丰满的,穿起这种衣服更衬托出妈妈骄人的身裁。
百合花,只是第一个惊喜而已。很快妈妈又得到第二个惊喜。
我们来到四贵五星级酒店里吃着烛光自助晚餐,是昂贵了一点,但是食物很美味,特殊有娼兰喜欢吃的日本寿司和鱼生。而且我大献殷勤,帮妈妈拿来食物,妈妈只需要像淑女一般,静静地坐在那海景的位子上,欣赏着那黑漆漆里冲来的海浪和沿岸楼房发出闪烁灯光的夜色。
经过我们「大战五回合」,已经吃饱了,我们静坐在位子上,互相看着对方的脸。娼兰那水灵灵的眼睛,像会魔术师一般,把我的魂魄都勾了去。我几年前就是给妈妈这种美貌和那对眼睛吸引住,不断追求下,才得到妈妈的芳心。
我伸手去解开妈妈衬衫领口的钮,使妈妈的胸口更为敞开,可以隐隐看见乳沟。
「好儿子,你干甚么?这里是公众地方,你庄重一点好不好?乱伦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给人见到就不好。」娼兰推开我的手。
我从公文袋里拿出一个首饰盒,打开拿出一个闪闪白金项链,底部还有一颗红宝石。
「淫妇,送给你的,生日礼物。」我轻轻地对妈妈说。
娼兰张开嘴,看得眼睛都发亮了。良久才说︰「谢谢你儿子,你真好。」说完就搂着我的脖子,亲吻我的嘴。
我故意轻轻把妈妈推开,说︰「娼兰,这里是公众地方,你庄重一点好不好?」
娼兰瞪着圆大的眼睛,娇嗔地用脚来踢了我一下。
我走过去,把项链戴在妈妈的粉颈上,那颗红宝石落在妈妈胸口雪白的肌肤上,和妈妈那件红色格子衬衫特别相衬。我低头在妈妈脖子上轻轻吻了一下,贪婪地感受妈妈散发出的那香水的幽香,顺手把衬衫领口的钮解开至肚脐上,妈妈今天连胸围也没有穿上……
晚上十一点多了,我和娼兰拖着住,漫步地走回家。我们故意不乘搭车子,因为今天晚上我们都很高兴。妈妈一手抱着那束鲜花,另一手挽着我的手,愉快地走着。我们很少说话,婚后我们有甚么话都在床边说完了,现在无声胜有声,享受宁静浪漫的一刻。
但很快就没那么浪漫了,我的膀胱开始和我作对,越大越胀了。
「娼兰,我……」我温柔地对妈妈说。
娼兰转过头来,掠一下妈妈那长长的秀髮,也温柔地回应我︰「好儿子,你在想甚么?要吻我吗?」
我拉着妈妈的手向前急步走,说︰「不是啦,我要拉尿,等一下再浪漫……」
公厕,平时我是不会进去的,够髒的。但这次没办法,一定要去一下。幸好我们走约一分钟,拐个弯,已经到了公厕。女厕在底层,男厕在二楼,我三步并作两步走,赶快走上去。
「好儿子,你等我,我要跟你进去……」娼兰叫住我说︰「我在外面很害怕。」
的确怪可怕的,街上远远只有寥寥数个人。我只好给妈妈跟上二楼,说︰「你站在这里,我进去看看有没有人。
我走进男厕,果然,男公厕真是髒极了,尤其是地面,有黑黑的水渍、臭臭的尿渍、破破的碎报纸、黄黄黏黏的痰、墙角有些像精液的水渍、还有一些,哎,相信是屎渍吧。
我大声喊︰「有没有人啊?」没有回应,我还有点担心,于是逐个厕格去打开门,真的没人,然后才走出门口对娼兰说︰「男厕和你们女厕不同,很髒的,你不怕吗?」
娼兰说︰「不怕,你这个臭男人我都给了你,怕甚么男厕?况且我也想看看你们男厕到底是什么样的。」说完就推我进来,说,「你自己顾自己吧,还不去小便。」
我真得很急,没空和妈妈胡扯,跑到尿槽旁,把尿射向尿槽壁,因为冲力太大,有些「尿珠」还反跳到地上来。
「啊……舒服……」我畅快地射尿。
娼兰四处看这看那,太稀奇了,到底是男厕,妈妈应该从来没进过。
尿实在太多了,我拉了差不多两分钟,还有「余尿」出来。我想跟娼兰说话,一回头,吓了我一跳,我的淫母已经在我的身后,还出纤纤玉手。
「那束花呢?」我第一句话竟然是问那束花。娼兰没作声,只是指一指洗水盘,那束花乖乖地躺在那里。娼兰柔软的小手从后伸到前面,用我的尿尿洗手,随着尿尿的冲力减弱,手也同时宿回,已经碰到我的阳具,我的身子一抖,心里泛起异样的感觉,本来微软的阳具顿时勃了起来,变成了硬挺挺的肉棒,龟头也从包皮里冲了出来。
我半开玩笑地对娼兰说︰「你的手洗过了,这样摸我的鸡巴,想要含吗?」说完之后,我心里一激动,肉棒又胀大一些。
「好啊!」我娇美的娼母竟然微笑着,真的在我面前跪下去,跪在湿湿髒髒的地板上,张开小嘴巴,用妈妈纤纤玉手把我的内棒拿着,龟头上面还有几滴尿液。但妈妈已经闭起眼睛,温柔的双唇吻上去,啜清了我的尿尿,然后张开小嘴,含了进去。
我的心砰砰地跳着,肉棒在妈妈那美丽又温暖的小嘴里,果然很舒服。妈妈的舌头也懂得不断捲弄着我的肉棒。
我看着妈妈,这样情景显然极不协调。娼兰身穿着高贵美丽的装束,却像女奴那般跪在男人排洩的地方,更使我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。我已经不会想妈妈的衣服会不会弄髒,反而有一种破坏的快感。
我的肉棒随着我的慾望,暴胀到极点,我忍住抱抱着妈妈的头,手指插在妈妈轻柔的秀髮里面,把肉棒尽量挤入妈妈的嘴里。
「唔唔唔……」我的肉棒压向妈妈的深喉的时候,妈妈发出诱人的哼声。
我把妈妈拉起来,我知道我的肉棒要在妈妈的小穴里面才能尽情畅快。
「哎,我的好娼兰,我忍不住了。」我把妈妈抱着,解开妈妈衬衫胸口的所有钮扣,对妈妈说,「淫妇,我实在忍不住了,我想干你呀……」说完把妈妈拉向厕格。
「不要进去。」娼兰说︰「那里面又黑…又臭…又挤……我不想……」
我见妈妈不愿意,又想到妈妈今天生日,不想破坏妈妈的情绪,只好冷却下来。
娼兰抱着我,把我的手又拉回妈妈的衬衫里面,抚摸妈妈的肌肤,说︰「好儿子……我们就在这里……我喜欢这里……」
我们于是在这男厕的「大堂」里抚摸着,拥抱着。我伸手到妈妈的背后,把妈妈的上衣解了下来,扔到地上,立即沾上那髒痰。妈妈的两个圆大白雪雪柔软的奶子抖乳房露了出来。
我的手指在妈妈奶子和奶头上捏弄着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娼兰呻吟起来,妈妈很敏感,「好儿子……谢谢你……今天为我……庆祝生日……我……好高兴……」
我弯下身子去吻妈妈的奶子,舌头在妈妈奶头上拨弄着,牙齿轻轻咬着妈妈的奶头。「啊……好儿子……你真卑鄙……咬人家的……奶子……」娼兰起眼睛,身体向后弯,挺着奶子给我啜咬。
妈妈上身全暴露了,只剩下胸口那仍闪着红色的红宝石项链,这样衬托着妈妈那两颗被我咬得发红的奶头,非常性感。
妈妈的腰向后弯,我已无法兼顾去扶妈妈,只好让妈妈身体往下沉,妈妈软躺倒在地上,而我压在妈妈的身上。
看着自己漂亮的淫妇倒在又髒又臭的男厕地上,妈妈长长的秀髮黏上黄黄的痰,雪白的背部浸在其他男人的尿水里,我的肉棒几乎不受控制去挥向妈妈,才察觉妈妈的长裙还没有脱下来。
束腰的长裙很难脱下来的,我只好从裙底下掀起来,把妈妈的长裙拉到妈妈的腰上来。深棕色的长裙慢慢掀起,而雪白修长的秀腿慢慢露了出来,实在很诱人的,然后那秀腿浸入尿槽内髒得要命的啡色尿水中,更使我形成那种小孩式破坏心理的快感。
妈妈只穿着五吋的Gucci露指高跟鞋,只有一条薄薄的丝内裤,内裤前面可以隐约看见里面黑茸茸的芳草,双腿之间已经湿透了,可以看见妈妈两片阴唇形成的隙缝。而妈妈臀部也已浸在地上的尿液污水之中,湿透了妈妈的丝内裤。
我看得慾火急升,两下子已经把妈妈的内裤已脱了下去。可能用力太猛,结果那内裤不堪一击,给我撕破了。芳草露了出来,我的手急不可待地钻进妈妈的芳草之间,找寻水流汩汩的桃源洞。
我的中指沉进娼兰那温暖湿润的小穴里,再慢慢插了进去,然后食指也进了去,在那狭窄的空间里面挖动。
「嗯……好儿子……快点来……别再用手指……」娼兰双手搂住我的脖子,我整个身体压在妈妈的身上,妈妈主动地把双腿分开,迎接我那巨型坚硬的肉棒。肉棒在妈妈的双腿之间摩擦着,也摩擦着妈妈的阴唇,让妈妈的不断渗出的淫液滋润着。
「娼兰……我来了……」我的双手勾起妈妈的双腿弯,粗腰压向妈妈的下体,带着肉棒冲向妈妈的小蜜洞。狭窄的洞口稍为缓和一下我的冲刺,但我再发起力来,猛然将全根大鸡巴插进妈妈那淫水四溢肉穴里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娼兰叫了起来,把我的身体搂得紧紧的
「娼兰……这样你爽不爽……在男厕地上强姦你……爽不爽?」我明知故问,其实想叫妈妈说出诱人的淫语。
「爽……人家很爽……」娼兰搂着我不断地在我耳边说出浪语,「……这里男厕……很有男人的臭味……使我很想……给男人干……好儿子……用力点……用力点……我生日……今天……生日很想被人干……」
平时端庄可爱的淫母,每次造爱都会好像变成另一个人,这也是我深深给妈妈迷住的地方。但在公厕里的确是第一次,那种怕别人撞进来的心情,加上这里那种骯髒的地方,把自己的亲妈妈剥光,放在地方干的情形,实在令人亢奋不已。
我再次使劲地抽插着,有点像地盘打桩那样,一下一下把大鸡巴打进妈妈的小穴里,每次插进去,都把妈妈满溢的淫汁挤了出来。
「好好儿子……轻点……我的小穴快给你……干破了……」娼兰哀叫了起来,但我想妈妈并没有痛苦,只是更引起我的快感。「啊……亲好儿子……轻轻……你的鸡巴…插得太深了……好爽啊……你的手…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……啊……」
我给妈妈的淫语逗得更兴奋了,伏在妈妈耳边说︰「娼兰……你喜欢在公厕里干……你知道你现在躺在男人的痰……精液……尿液里吗?……」
「好儿子……我喜欢……我很喜欢……你很厉害……我很爽……快点插我……插死我吧……」娼兰呻吟声像波浪一般,随着我的冲刺而高低起伏着。
「贱人……你知道……这里是男厕吗……你现在全身都……给我剥光……如果有其他男人……突然进来的话……你给他看全相了……」我继续对娼兰说着,眼睛看向男厕门口,想像如果一个男人真的进来,我这淫妇就全身光溜溜地任他看个饱了。想起来又很刺激的。
「嗯哼……别管他吧……继续干我吧……」快感已经使我这刚满四十二岁生日的淫母理智不清了,「有人进来……给他看吧……」
「我怕他见色……起歹心……连我这好淫妇……都想干……」在公厕里,这种事情真有可能发生,我想起来更激动了。
「一起来吧……我真喜欢男人的臭味……干我……一起来轮姦我……」娼兰竟然说出这种淫蕩的话,我没有恼怒,反而更兴奋,一边想像着另一个男人加入我们,把他的肉棒插进娼兰的小嘴里。
为了使我的想像更形像,我的手指伸到娼兰的小嘴边,说︰「娼兰……你这小淫妹……另一个男人……会叫你含他的鸡巴……」说完中指插进妈妈的嘴里,妈妈用嘴唇和舌头在舔弄,真得像在为另一个人口交。
我把娼兰的身体反转过来,使妈妈伏在男厕的地上,这时妈妈胸脯两个圆大的奶子浸进污水里面,那黏糊糊的黄痰黏住了妈妈的奶头,肚子也在这个充满男人尿液的地板上磨着。
我从妈妈背后压着妈妈,从妈妈的两股间把肉棒捅进妈妈的小穴里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好儿子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我要来了……快干我……快用力干我……」娼兰浪叫着。我真的加把劲,把肉棒深深地插进妈妈的小穴里,直顶到妈妈的子宫口。
我把妈妈的头压了下去,妈妈的脸也贴在尿槽的底部,浸在一吋多的浓浓尿水里,连妈妈可爱的小嘴也吻上了地面那团不知名黏状物,一面吸饮着。
娼兰叫了起来︰「好儿子……快干我……你看我连其他……男人的精液……也吃了……你再不干我……我就找其他人……一起来干破……我肛门……」
我给妈妈淫语搞得全身都发麻,妈妈自已也给自己的话弄得高潮连连,小穴里的淫液一发不可收拾,我也忍不住,再次抽插几下,激情淹没了全身,热滚滚的精液射进了娼兰的体内,「啊……啊……真畅快……爽……啊……」我都忘了到底是谁发出舒畅的讚歎声,或着是我们两个人同时发出的。
我射精后还未满足,我可以马上开始第二场,想到妈妈说给人强姦肛门这句话,活象食了强力兴奋剂,我把龟头顶着妈妈的肛门,妈妈马上回头看我,头髮和面都是陌生人的浓臭尿尿中,妈妈眼神中飘出了自虐自残的兴奋。
妈妈窝起左手把尿槽里的浓痰尿水捞起,反手搽在自己的肛门上,手指更顺着绿色的痰插入自己的肛门,作为润滑剂。我马上跟着插入,一点也不留力直插到底。
我一面鸡姦妈妈,一面抽着妈妈的腰,把妈妈抽离尿槽,开始要这贱人自己爬向妈妈一直不肯进入的厕格。妈妈的手脚贴着污秽的地板,而且面颊竟也一路贴着地面,一边舔食地上的污垢。
我知妈妈是知道将会发生的事,但妈妈摧残自己的变态快感已超越理性,今天的妈妈可以为高潮干任何事。妈妈的舌头舔着地上的污水,乳头一路拖行扣着地上的啡黑色污渍。
我们爬到一个最污秽的踎厕,地上厕内全是沖不走的屎尿渍,我把妈妈在肛门用力一推,一头插进厕盆内,妈妈满面都是屎尿。
「呀!……吾……啊!」妈妈发出快感下贱的叫春,和着舔食污渍的声音。
我把妈妈穿着高跟鞋的双脚拉上我肩上,头下脚上的,面贴厕盆,乳头扣着盆边,由上而下,以打𢰦式的动作快速抽插着鸡姦妈妈的淫肛。
我顺手拉了一下沖水,沖出的厕水把瘀塞的厕盆灌满,污水溢出,妈妈的头倒转地插在污水中,大口大口地喝着。妈妈肛门的屎也给我干出了,一身中人慾噁的臭味。我兴奋得在妈妈的肛门大肠射了第二次精。
我们很累地躺在公厕的地板上,突然男厕门口有声音,我们一紧张,但已经来不及了,一个三十来岁有点醉意的男人推门进来,见到我们这样躺在地上,吓得连忙缩出去。
我和娼兰相视而笑。但当我们清醒的时候,我们真得想相视而哭。
「我的Gucci名牌衬衫,你看,哎呀,还有这件裙,很贵的,都髒了。你们臭男人的厕所真髒……」娼兰嘟起小嘴,满心不高兴。
「哎,你看我的西装,比你的衣服还贵,要订做的……」我也满腹牢骚。
当我们从男厕出来的时候,两个人都像掉进屎坑一样,衣服头髮都湿辘辘的,全身都是臭味,尿味,娼兰还连衬衣、内裤都不能穿了,胸口钮被我扯掉,现在只能遮遮掩掩,不然胸前那对雪白的奶子便抖露出来。
只有娼兰手上抱着的那束百合花还是那么美艳动人。
娼兰摇着我的手说︰「别不高兴,我们今晚真是很浪漫,我这个生日过得真特别。下次我们试试别的公厕吧。」
我说:「淫妈妈,就听你的,我们一起干尽全香港最臭最秽的公厕,我要你做最污秽的屎尿妈妈。」